By twdianshiju

「姐夫,我怎麼樣?」陳爽突然巧笑嫣然,朝着方白說道。

「不怎麼樣。」方白面無表情,拍拍褲腿的灰塵,站了起來,「你就不怕她劣化?」

「邊上不是有守護者么?怕什麼?」陳爽撇了撇嘴。

守護者就是她一早叫來的,就是怕以防萬一。

「你們……」陳雪瞪大了眼,一口鮮血噴出,死不瞑目。

此時一旁的華博也是呆住了,看着陳雪挽住方白的手,他哆哆嗦嗦,

「陳爽,你,你也在算計我么?」他顯然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

「你不是說願意為我去死么?那現在死了又有什麼關係呢?」陳爽的話就像刀一樣刺進華博的心裏,絲毫不帶感情。

「你!你!」華博崩潰了,金色的表皮開始出現裂紋,不住地後退。「為什麼?為什麼?你難道就不怕進監獄?」

「你不知道我學什麼的么?」陳爽笑了,「我就是研究法律的啊!」

「等繼承了老頭子的家產,我花些錢不就出來了?我怕什麼!」

華博顯然難以接受,一屁股坐在地上,嗚咽起來。

而此時,陳雪的屍體竟然也冒出了灰霧,灰霧中記憶一閃而過,最後顯露出潛意識。

一座金山上,四具屍體躺着。

一個是方白,一個是馬玲,一個是陳爽,一個是華博。

陳雪站在金山上,看着四具屍體,哈哈大笑。

「守護者,他,他們劣化了,救命啊!」方白和陳爽見此沒有猶豫,開始跑向守護者。

一邊跑,一邊可憐兮兮喊著,「我們有錢,守護者,我們願意花錢,你們一定要保護我們啊!」

然而周陽在,守護者和警衛隊都不會動。

「救命啊!你們為什麼不救我!」

方白和陳爽發現不對勁,守護者不僅沒有前進,還後退了!

他們露出焦急地神色。守護者如果出手,他們今天必然沒事。

只是,為什麼守護者不出手?

「你們可真是可以的!」灰霧散去,陳雪緩緩站起,她的身上竟然也鍍上了金色。「給我一起死!」

叮鈴鈴玲玲~

陳雪肚子裏突然傳出了金錢落地的聲音,一枚枚金錢落地,撞擊,聲音傳播出去,很快影響到方白和陳爽。

噗嗤~

兩人跌倒在地,七竅開始流血,全身痙攣,一時間竟然起不來。

陳雪一步一步走向方白和陳爽。

「異能,騙女人!」

方白對着陳雪使用異能,兩束金光射入陳雪眼中,陳雪停頓了一下,結果不出一秒,陳雪恢復了原樣。

反觀方白,一口鮮血噴出,遭到異能反噬。

他不敢置信:「不可能,怎麼沒有效果?你還是女的啊!」

「哈哈,你說被你騙死的女人還會再相信你么?」陳雪哈哈大笑,沖了上來,

「被你騙了一次的女人還相信你,這不就是傻子么!」

陳爽和方白見此,拚命掙紮起來,轉身就跑。

「方白,你先走!」陳爽突然凄厲地喊道。

說着,她一把將受了重創的方白推向陳雪。

「你!」方白瞪大眼睛看着陳爽跑開,面容扭曲,「要死全都一起死!」

方白的兩隻眼睛直接炸了,兩束金光射入陳爽體內,他吼道,「扭斷自己的頭,你可以得到一切!」

咔嚓~

方白的嘶吼聲戛然而止,他的脖子被陳雪擰斷了。

咔嚓~

陳爽擰斷了自己的脖子。

一時間,場間寂寂。

沒多時,方白和陳爽身上騰起灰霧。記憶閃過。最後的畫面,方白左手擁著金山,右手擁著一群美女;陳爽則在一張金子做的床上打滾。

周陽皺着眉頭,看着這些偽劣。他沒想到,這五個人四個劣化,還有一個不知什麼情況。

如果全世界都這樣,那麼問題就大了。這其中肯定出了問題。

「這下滿意了?」方白拍拍身上的灰,爬起來。

此時他和陳爽兩人全身也都是金色的。

不過他的上半身是女人的形象。

一時間沒人說話,鬧到最後,都死了。

「那個——」突然間,馬玲開口,「我想問一下,今天都是誰約你們來這裏的?」

方白四人猛地抬起頭,看向彼此,眼神里驚疑不定。

為什麼?今天這麼巧都在這遇上了?

就在此時,一聲蒼老的暴喝聲在他們不遠處響起,

「是我!」 「瘋了,瘋了!」

秦羽狠狠砸掉了對講機。

「你的傾城之戀沒戲了!」江寒笑了。

秦羽渾身發顫。

他本來想以戰機鎮住這些武道高手。

畢竟再厲害的高手,也擋不住戰機的轟擊,他可以隨時精準打擊這裡的任何人。

然而他低估了江寒的來頭,一切成了幻影。

「沐雪,我是真的愛你。」

「你跟我走,跟我走啊!」氣急敗壞的秦羽開始變的瘋狂。

「秦少,你別再固執了,我不會跟你走的。」蘇沐雪凄楚的搖了搖頭。

她為秦羽不值。

因為他的一廂情願,已經流了太多的血。

這個瘋子,他還要再錯下去嗎?

「不!」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我一定要帶你走。」

秦羽雙目血紅,咆哮著衝過來想強行搶人。

爺爺死了。

戰機毀了!

他的自尊、顏面被踐踏的粉碎。

他彷彿一個輸光了的賭徒,怎可能甘心。

「阿鼎,尿醒他。」

江寒摟著蘇沐雪的蠻腰,很輕鬆的避過了秦羽的大手。

他不能當著蘇沐雪的面動手。

那樣黑箭俠的身份,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

當然,沒有裝備加身,江寒也不想充當這個英雄。

於此同時,鼎爺動了。

「猛虎下山!」

吼!

狂暴的虎形勁氣卷了過來,蘇家人被卷的人仰馬翻。

茶桌椅子,應聲爆碎。

「內力大成化形,那又如何,本指揮使何懼之有?」

「擋我者死!」

秦羽怒吼著,單掌橫劈而出。

頓時,黑波滔滔,如萬馬奔騰,聲威駭人。

「年紀輕輕竟然也達到了大成境界,不錯,你配當老子的對手了。」

鼎爺狂笑一聲,虎嘯連天,兩人戰成了一團。

只見二人閃轉騰挪,拳腳相交,打的難解難分,所到之處如同移動的颶風,破壞性極強,院牆、假山、亭欄盡皆損毀。

兩人各出了幾十招,內力損耗大半,依然難分勝負。

秦羽就像是一隻受傷的雄獅,不停的怒吼著。

眼見拿不下鼎爺,憤怒交加之下,他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根真空細針。

這根針內潛藏著一種能短時間內激發潛能的藥水。

是特戰隊員在執行絕密任務時,一旦遇到生死險境,可用於絕地一搏。

啊!

藥水注入肌肉。

渾身像是身置熔爐,熊熊燃燒起來一般,劇痛煎熬無比。

秦羽那張冷峻的臉上青筋暴起,表情痛苦猙獰至極。

劇痛之下,他的精神、肌體變的無比亢奮,充斥著狂暴的力量。

轟!

「腥風血雨!」

秦羽雙拳重重轟出。

鼎爺亦是運足內力,對了上去。

砰!

哪料拳鋒剛接,對面的氣力就像是排山倒海一般,至少增長了一倍有餘。

鼎爺猝不及防,人為巨力所創,當空吐血橫飛三丈開外。

噗!

「臭小子,怎麼突然變的這麼能打了。」鼎爺吐了口血沫子,從地上爬了起來。

「死,你們都必須死!」

「沐雪,你是我的,是我的!」

秦羽口齒間亦因為藥力催發,滲出了血水,整個人如同魔鬼般散發著濃烈的凶煞之氣。

「哥,算了吧。」

「爺爺屍骨未寒,你別再打了,求求你,我不能再沒有你了啊。」秦雯嚇的哇哇大哭了起來。

她試圖張臂去抱住秦羽。

然而此時的秦羽,完全被仇恨、憤怒沖昏了頭腦,一掌撥了開去。

秦雯像斷線的風箏,直接飛了出去。

Writ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