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twdianshiju

「謙哥!」年輕人在看見韓謙的時候眼圈一紅,但是在看到他身後的浮光,手中一枚冰箭立即甩了過去。

浮光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本來就殘破不全的身體再次出現一個窟窿。

浮光:!!!!恩將仇報!

她的身體啊!

雖然感覺不痛,但是她感覺自己和「美麗」這兩個字已經不沾邊了。

這個世界可以對她少一點惡意嗎?

「路開!」韓謙站在浮光面前,儼然是保護者的姿態。

「謙哥?快讓開,那是一隻喪屍!」被喚作路開的年輕人很著急。

這也不能怪他,畢竟在這個世界喪屍已經是人類最大的天敵了。

「她是一隻喪屍,但是她救了你。」

路開:??

「啥?謙哥?你說什麼?我剛剛沒聽清。」

韓謙卻沒有說話了,他轉身看向浮光被射中的肩膀,然後問道:「你應該感覺不到疼痛吧?」

浮光寫道:但是我更丑了,這個世界對我有太大的惡意。

。 小玉伸出芊芊玉指,輕輕觸摸左臂上的皮膚。

神奇的一幕出現,原本泛紅,如同被燙傷的位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重新變得白皙。

她瞥了眼斷弦的古琴,回想起先前,想要趁著王風極度放鬆,從而吸攝他的氣血。

可誰曾想,他的氣血實在太過磅礴,遠超平常的武者,非但沒有被她成功吸攝,還對她形成反噬。

這才導致不小心弄斷了琴弦。

「真是可惜啊!」

小玉臉上滿是遺憾。

明明美食就在眼前,可她卻因為自身牙口的原因,吃不下,心裡別提有多憋屈了。

王風剛來到雲香閣的時候,小玉就隱約產生了,此人頗有些不同凡響的感覺,於是主動出擊。

可根本沒想到,王風的氣血居然強大到如此程度,導致她沒吃下不說,還受到反噬。

然後她打算誘惑對方,讓對方沉浸在自己的美色中,然後分階段,一步一步讓對方精氣渙散,被自己吸收。

可王風太乾脆了,居然對她不屑一顧,直接離開。

「是這具身體吸引力不夠嗎?」

小玉歪了歪頭,正好看到一個青衫公子來到這裡。

她踩著地上的衣裙走出包間,直接暴露在對方的目光之下。

青衫公子頓時瞪大了眼睛,感到一陣驚艷,強烈的躁動由心而發,踏步之間便躍上了樓,二話不說,抱起小玉就衝進了房內。

「公子慢些,還沒關門呢。」

小玉嬌羞的聲音響起。

「……」

可是一陣沉默,沒有聽到青衫公子的任何回應。

片刻后,小玉重新來到門口,動作輕緩的拾起地上衣裙,穿戴起來。

她舔了舔嘴唇,眼神中有些不滿。

「味道真差!」

而此時,房間之中,除了多出一套衣物外,又哪還有什麼青衫公子的人影?

「嗯?」

小玉眼神一凝,忽然感到心悸,她隔空望向城主府的方向。

「被發現了?」

光芒涌動,一縷扭曲的血色霧氣,從她眉心往下,鑽入地面消失不見,而身體則直接軟倒在地。

「該死!我現在太弱了,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要讓逃走的人變成是你!」

尖銳的聲音響徹,房間里恢復平靜。

沒過多久,有一中年人來到這裡,他帶著半張面具,左顧右盼,像是在尋找什麼。

「這位公子……」

有女子主動上前。

「你們負責人陳虎在哪裡?讓他過來見我!」

中年人走進小玉所在的包間,四處打量。

「嗯?這位客人……」

地上,小玉緩緩醒轉。

她有些恍惚,不知道眼前這個客人是什麼時候來的,總感覺忘記了什麼。

……

第二天,王風再次拜訪張家。

果然,對方如他們所說的那般,表現得很歡迎。

「我想借閱一些書籍!」

王風這般開口,並以忽然之間產生興緻的模樣,詢問張右等人有沒有什麼比較詭異的經歷。

「有趣的經歷倒是不少,但是詭異……這我一時半會還真想不起來。」

「不過說起來……」

張右忽然談興高漲。

對於早年間的某些趣事,他不介意與人分享。

「還記得那是我二十多歲的時候,某次從石城遊玩回來……」

王風一開始本來還聽得挺認真,可之後發現,對方說的原來是個惡作劇,只是記憶深刻而已。

昨晚的事不好細述,因為這是在雲香閣發生的。

要不然他就直接問了。

一個男人去到雲香閣,然後出來之後說碰到了詭異的事情,不得不半途退走……

估計聽到的人大多都會是一副「哦」的表情,然後懷疑他某方面有問題。

而碰到詭異事情什麼的,自然只是借口。

不過還好的是,張右等人對一些雜書並不吝嗇,讓他可以隨意翻閱。

王風看了大半天的書,對這個世界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原來,這世上除了凶獸之外,還有妖獸,兩者間最主要的區別是,前者普遍比較凶狂噬血,很難誕生智慧。

而後者生來就是有智慧的,甚至絲毫不比人類弱。

以至於,他們其中大多數都不承認自己是獸,而是妖。

是妖族。

原來,他現在所在的國度,大燕,已經存世三百年。

原來……

王風增長了很多知識,也知道這世上有一些奇特的寶物,可以發揮出詭異莫測的力量。

『所以,昨晚是小玉用了寶物,隔空影響了我的氣血?』

王風思索著,下意識就往這方面去想。

『走的時候她明顯想攔我,但卻只用了色誘,而沒有用強,說明她很大可能實力有限……可是她為什麼要對我動手?』

兩人無怨無仇,甚至是第一次見面,這種惡意實在有些莫名其妙。

要說陳家覆滅之前,因為通緝令的原因,還能拿到賞錢,可是現在呢?

陳家已經覆滅了!

王風很疑惑,他並不知道自己想錯了,小玉影響他時,用的可不是什麼寶物。

『實力不強,持有的寶物似乎也不怎麼樣,沒有對我造成太大影響……當然,也可能是她無法發揮出寶物的威力……』

王風眼神閃爍,產生了再去雲香閣一趟的想法。

……

時間流逝,天色漸黑。

王風仔細斟酌后,最終還是來到了雲香閣。

「我想找小玉!」

看著眼前湊過來的女子,王風表情平靜,她的姿色雖然絲毫不比小玉差,甚至身材高挑,看起來更加誘人。

但王風可不是來玩樂的。

「小玉啊,她狀態不太好,今天休息呢。」

女子這般回應。

「休息?她在哪裡?」

王風取出一錠銀子。

「客人,這不符合規矩,我們雲香閣……」

女子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她看到,王風又拿出了一錠更大的。

她四處瞧了瞧,見無人注意,立即接過。

「公子應該是小玉的熟識吧?她雖然休息,但如果找上門,想必也不會介意為公子奏上一曲的。」

女子輕笑著走向某個方向,示意王風跟著她。

左拐右拐后,來到一個較為偏僻的院落,她朝前一指,對王風示意。

「就是那裡了!」

「公子可要記得,是你自己找過來的,沒有人給你帶過路哦~」

女子眨了眨眼睛,轉身離去。

。 「是么?」秋水將瓜子收了起來問道:「那王妃想吃什麼?」

「吃……」顧知鳶突然想起來雲樓冰冰涼涼的甜品和茶飲:「我們去雲樓吧。」

「好啊好啊。」蹲著台階上看雨,像是一條被囚禁在籠子裡面一樣的旺財一般的銀塵一下子就跳了起來,激動的差點將秋水手中的瓜子掀翻在了地上。

「哎呀。」秋水驚呼了一聲:「你激動什麼?這才幾日沒有出門,若是讓你坐在閨中寫字繡花,你豈不是要瘋。」

「那你不如殺了我。」銀塵聳了聳肩膀,一臉無奈地說道:「我真的感覺自己都快要發霉了,好秋水,快,我們出去玩。」

顧知鳶笑了一聲說道:「別說她了,我都快要憋壞了,我們出去玩兒吧。」

「好嘞。」秋水點了點頭:「我去安排馬車。」

暴雨下,行人幾乎沒有,但是雲樓的生意還是很,顧知鳶去的時候,幾乎一個空位都沒有了。

銀塵亮出身份,掌柜的直接帶著三人去了樓上屬於雲樓幕後老闆專屬的座位。

淡雅的裝修,讓顧知鳶感覺十分舒服,唯一難受的就是還是很熱。

顧知鳶想了想想到去年夏天的時候,自己還做了一個冰箱,可以廣泛的用起來!

顧知鳶坐在窗戶邊上,看著下面並不多的行人,一口一口的吃著涼爽的點心,覺得宗政景曜真的是個天才,能研究出這麼好吃的東西。

銀塵捧著糕點站在門口,開心的不要不要的,臉都快要笑爛了:「可算是放出來,這麼大的雨,再在家裡面待下去,都要長滿蘑菇了吧。」

聽到銀塵的話,秋水差點笑出聲音來了。

嘎吱嘎吱!

Writ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