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twdianshiju

三十六計,跑為上策!

余長安說時遲那時快,拿著手中刀狠狠劃破殺手胳膊,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咣當一聲落地后拔腿就跑。

誰知那人被激怒,拾起刀踩上桌一個跳躍就撲了過來。

好在余長安身形嬌小躲閃的夠快,殺手一刀刺空,她動作麻利開門往出跑:「救命……」

話沒喊出口余長安迎面就撞進了某人懷中。

追來的殺手揮刀就要砍來,誰知那人攔著余長安的腰肢躲去一旁,袖口一甩就出了三根針,殺手當下站在原地不動,余長安早就嚇得渾身發抖,男人懷中倒是溫暖。

此時雲已散開,她稍稍扭頭去看,月光下的殺手雙眼插著釘子,腦門中間也有一個小洞。

原是他死了。

「你會害怕?」

溫和男聲從頭頂傳來,余長安猛的看去,只見這人一頭米白色頭髮,皮膚甚白,又是紅瞳——

白化病!

不對,雲落國鎮國王卿莫離就是白髮紅瞳,他不是殘疾?

「卿莫離?」余長安沒底氣的問。

卿莫離眉頭輕皺,這女人居然敢直呼他的名字?

。 玩家論壇上,此刻也升起軒然大波……

其實這款由各大星際公司開發出來的虛擬遊戲頗為受到關注,哪怕只是內測階段,都有不少人將目光集中在這裡。

若是不出意外的話,這遊戲得是劃時代的,甚至是虛擬現實這科技分支一道上的重大突破。

因此……內測玩家們傳上來的視頻,自然被許多人看見了。

不只是看見,因為科技發展緣故,論壇上的人們,可以用意識體進入視頻中,雖然不能改變什麼,但體驗感也會更強,就像是在眼前親身見到的一樣。

許多尚未進入遊戲的玩家們,就通過這方式,先體驗了一把,

不過……內測玩家們發上來的東西,大多都乏善可陳,大家點進視頻體驗,頂多就是看看風井,饒是如此,大家也很激動,畢竟這還是第一款代入感這麼強的,

而有關於蘇衍的視頻發上來的時候,便引發了一番轟動,

別的視頻,實在乾貨太少,這個是真透露出了一點東西,也讓他們對遊戲全貌產生好奇。

方平……就是點進這視頻的玩家之一。

哦,不能算是玩家,只能算是個准玩家吧。

畢竟他不夠幸運,沒法參加內測,不過卻弄到了第一批公測的名額,所以自然要多多關注一下,這所謂劃時代的遊戲。

方平……看見論壇上的火爆,看見置頂的視頻,心中自然不禁湧現好奇。

不知道裡面都是些什麼?

他想。

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便也打開看了看。

緊接著,方平眼前一花,就換了副天地。

對此,他也是習以為常,很快適應過來,左瞧瞧……又看看。

立即發現,自己是在意寬廣的破廟之中,周圍是許許多多其他人,

他們驚喜,在各處奔跑,甚至縱身跳躍,在地上打著滾,以至於沾了一身灰塵。

甚至……還有找到三四個人找到木棍,相對著……往其他人頭上敲的。

說是說,看看能不能砍到隊友的血條……

當然……這幾個傢伙,很快便倒了下去。

還有試圖去脫自己褲子的,結果……沒成功。

準確說,哪怕臉漲得通紅,使儘力氣,也脫不下來。

遊戲在這方面做了限制。

方平忍不住笑,果然……這幫傢伙什麼事情也做得出來。

遊戲里嘛,自然要肆無忌憚些。

不過這遊戲,宣傳方面,還真沒造假啊。

他很清晰的在空氣中嗅到了若有若無的腐臭味道,也能感知周遭的濕潤和溫涼。

周圍許多人,都對方平視而不見,這只是曾經發生過的事情,已成定局。

看視頻的人,雖說能瞧,能聽……甚至可以撫摸物體,但就是改變不了事實。

緊接著……方平就跟隨著玩家們,從這破廟當中走了出去,也很快看見了那身穿綠衣服的十分精緻狡黠的小姑娘,也就是曲非煙。

更看見了身著白衣的蘇衍,那種宛若溫潤的氣質,讓方平眼前一亮。

這遊戲NPC設計的很不錯啊。

這是新手村導師?

也不曉得有沒有任務可以接。

就在準備過去瞧瞧看的時候。

驟然……天地間傳來嘈雜的聲音,一道道人影冒了出來。

他們穿著看上去不知,不過渾身上下散發著種兇悍的氣息,都令人忍不住後退好幾步。

這就是這個遊戲的江湖人士?

也很厲害啊……

方平激動,不管這遊戲其他方面如何,至少現在很對他胃口,江湖嘛,就是這個樣子。

他仔細觀察,也能看見這些人手上的一個個老繭,看見他們各處的疤痕……

這些小細節,也讓遊戲逼真程度,上了個檔次。

不過……逼真是逼真,可怎麼感覺這NPC非常不對勁!

一個個……叫囂著仙緣,仙緣什麼的……

居然……居然衝進了玩家群體里,大肆殺人,太血腥了吧。

玩家們哭著,喊著……叫著……

剛進遊戲而已,竟然就遭到了這般厄運。

出bug了吧,還是官方有什麼深意?

方平想著,同時打開了彈屏。

果然,如他所料,此刻虛空中盡密密麻麻的話語……

【哈哈哈,這些NPC真狠,死了又復活的,一定狠辛苦。】

【官方居然一來就給個下馬威~】

【他們說仙緣是什麼,難道這裡還有什麼寶物?】

【那個身穿白衣服的NPC會不會出手啊,他長得比這些人好看多了,一看就是官方精心設計的~】

【是啊!是啊!我也覺得,他會有很多戲份。】

【……】

看來大家和自己一樣,都被這操作弄了個猝不及防。

可又不知為什麼,看見這場景,方平心裡竟升起絲絲興奮。

能夠看得到,這些NPC出手速度很快,許多時候,瞅過去,只見到殘影閃爍。

能看見,他們使用出來的招式,分外精巧。

要是在現實當中,打倒三五個人,應該不在話下吧。

羨慕啊!

要是自己也有這身體素質……

據官網說,這些都能體驗到的,絕對是百分百模擬。

雖然這麼想,方平還是覺得,這些NPC有病,居然自己人和自己人打起來了,十分離譜。

當然……很快也有大佬分析出來:

【NPC們說的仙緣,應該就是這些內測玩家,他們對不死不滅的能力,感到好奇,甚至想得到。

這就有趣了,一般遊戲設定,玩家就算會復活,NPC對這也是視若無睹的,就像沒瞅見一樣。

這遊戲果然很獨特。】

很快……時間推移,左冷禪出場,讓他們好好感受了一把,什麼叫做森寒之氣,什麼叫做威懾眾人。

當然……剛出場,身份也被扒了出來:

【這幫內測玩家們,應該是在大明,這個姓左的盟主,是嵩山派的掌門人。】

【難不成……這些內測玩家,是搶到先機,拜入了嵩山派?】

有人猜測,但也瞧不出什麼,只是凝神看。

當然……這些並不是這視頻的重點,後來蘇衍的出場,才讓方平,還有觀看這視頻的玩家們,受到了真真正正的震撼。

讓得他們,清楚知道了武學真正魅力所在。

也讓許多人,為這劍法傾倒,哭著喊著,要進華山。

。 常德勝和蘇勉也沒有想到,這麼快,根據地這個區小隊就有了回復。

領頭的還是那個黨興旺。

人家還扛了兩頭殺好的豬。

帶著傢伙事,村子里來了一百多個老少爺們,就在他們旅駐紮的旁邊院子里開始做飯。

「常司令,蘇政委,你們多擔待,俺們狗眼看人低了,不知道您們是120師的首長!」

「怎麼會呢?八路軍是我們老百姓的隊伍,帶著老百姓打鬼子,巴不得根據地的老百姓能提高警惕呢!」

「二位首長,獨立團四五在淄博又留守幹部,你們一路急行軍,太辛苦,吃完飯到我們莊裡休息一下,四分團留守幹部已經出發了,三個小時左右,就能趕過來!」

「太好了,怎麼獨立團還有四個分團?」

在抗戰的歷史上,有分團番號的只有一個編製,稅警總團,蘇勉和老常都不是沒有見識的人。

八路軍也出現了分團建制,他們兩對望一眼,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也不知道是周小山故意用分團建制迷惑敵人。

或者說隊伍實在發展太快,又沒有向總部說明情況。

「黨同志,獨立團現在是什麼情況?」

「這件事你不能問俺,問俺俺也不知道,俺們是區小隊的民兵!」

「我看你們民兵武器挺好的?是不是跟鬼子干過?」

「俺們倒是想干鬼子,么機會!」

常德勝和蘇勉問了半天,什麼都沒有問出來,儘管得到命令,老鄉還是很警惕,無奈的對望一眼。

等相親們做好了飯。

蘇勉拿出部隊僅有的經費準備付錢。

鄉親們死活不收。

新一旅的戰士們也不敢吃飯。

就在這時候,分團分團的留守幹部過來了。

「常先生好!我們獨立團團長馬大斗,政委劉紫曼,讓我替他們給你們敬禮!」

帶隊的是四分團作訓科副科長包德方,是原66軍168師老兵,在娘子關之戰的時候,他都見過常德勝。

只不過常德勝記不得這個當時的小班長而已。

他用這個稱呼,也表明一個身份,他是66軍的老兵。

Writ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