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twdianshiju

空間漣漪波動,姜澤與天啟的身影出現在它面前。

「姜領主??你救了我?」聲音赫然是古樹的聲音。

「這裏是天啟內部,神球你該聽說過!」

「宇宙奇觀?」古樹驚訝道。

「不錯!」姜澤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你竟是天藍星人,姜領主,說吧,需要我做什麼?」古樹傳達思緒道,

「我需要你的木靈本源力量!」姜澤直接開口道。

「我該如何做到?」

姜澤聞言示意天啟喚出奇物元素之石,令其漂浮在古樹面前。

「我以天啟保存你的意識和本源不消散,但你已經沒有復活的可能,只能意識融於載體,而這木靈本源,我需要你心甘情願將本源願融於它!」

「罷了,你與我族有大恩,我應當如此為你做最後的奉獻!」古樹直接同意。

姜澤對古樹的同意有點詫異,繼續開口道。

「放心吧,樹老爺子,你的意識還會存在,我會為你重塑光能身軀,你將擁有無限的可能,甚至問鼎超A!

但你的一切,都會與我綁定,你將以玩家的身份,重新開始新的征程!是默默守護格魯一族,是探索星辰大海,一切任你自己選擇!」

「這重擔壓了我一輩子,有你已經足夠,我會適應新的生活!」

古樹說完,碧綠光團開始發光,朝着元素之石而去。

漸漸碧綠光團開始由綠變白,猶如軟綿的棉花糖,而原本四色的元素之石,多了一道顏色,變成了五色石!多了一抹綠!

完成這一切后。

古樹開始了自己的玩家之旅。

「尊敬的光能戰士,歡迎您踏上征戰星域的啟程。」

偷香 香雲在林萱看來不過是個小問題,當初將她放出去嫁給那樣的人家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她的結局。

若是在那樣的情況下,她還能翻身,那也是她本事,林萱覺得真到那時也沒必要再去髒了自己的手了。

這些念頭也不過是一閃而過,怎麼對林芙下手,林萱回來這半年多了,都還沒有想到一個妥善的辦法。

計鴻文就更絕了,自己明明已經下手了,可他卻每每能夠「起死回生」,真真是邪門。

又得再次想招,林萱不由感覺有點頭禿,無論前世還是今生,她都不是一個擅於算計的人。

可是現在不主動去算計,到時候說不定又要反遭人算。

林萱啊林萱,難道到了現在你還天真的認為只要你對人沒有壞心思,別人就不會算計你吧?

今生在重生那一刻也已經註定了這輩子你就得踏着他們的血肉披荊前行。

「姑娘,昨天你讓婢子拿去裱的畫今早已經弄好了,婢子剛才也已經拿回來了,就放在書桌邊上的畫簍里。」

香雲的事情彩雲也不想再去想了,其實香雲沒被姑娘放出去的時候跟她關係也緊張,反而是人走了之後彩雲才多了一絲懷念。

說完又說起另外一件事:「姑娘,容姑娘那邊來信說得了個好東西,邀請你明天去她那裏坐坐。」

「思婼沒下帖子,只是讓人帶的話?」

彩雲先是茫然的搖頭,隨後又心驚了一下,低下頭不敢再吭聲。

看了她的反應,林萱反而是哦了一聲,沒說去也沒說不去。

從她臉上誰也看不出此刻的她到底在想什麼。

林萱站在窗前想了一會後朝着窗外招了招手道:「灰灰,過來。」

聽到她的聲音,灰灰歡快地在空中打個圈就直直朝林萱俯衝了過來,在靠近屋檐廊下的時候速度猛地降低,平飛了過來落在窗台上,偏著小腦袋看向林萱。

林萱從擺在面前桌上的果盤裏拿了一塊果肉遞到灰灰面前,結果灰灰用它的喙啄了啄,就不敢興趣的偏過腦袋,還稍稍一動了身子,離著遠了一點點。

「真是個挑食的小傢伙,這個還不夠好吃嗎?那你出去豈不是要餓死。」

「嘎嘎。」

「好啦好啦,知道你辛苦回來這一路辛苦了。」說着林萱隱蔽的從空間里拿出一顆小果子放在手心給灰灰。

果然拿出來的那一刻,灰灰就直接撲過來了,興奮地張開大嘴想要一口吞下去,可惜它本身就不大,喙就更小了。

直接卡住了。

林萱一拍它的腦袋,一手抓起它,一手從它喙中拿出卡著的小果子,教訓道:「一口一口慢慢吃,誰也不會跟你搶的。」

看着灰灰將果子吃完后林萱就趕它自己去外面玩耍,否則放在廊下就會欺負兩隻可憐的小鴿子。

想想自己最後還是沒忍住,在丁苓走的時候讓她多注意一點計鴻文,還特意說了如果有合適的機會給他添加點麻煩也好,但是注意千萬不能暴露自身。

也不知道丁苓到時候會怎麼做。

林萱心裏有點忐忑有點不安。

可千萬不能讓人撞見發現你的身份啊。

自己讓丁苓進京是不是太草率了一點啊?

剛這麼想,林萱就搖頭失笑,笑自己患得患失,想太多。

船到橋頭自然直,柳暗花明又一村。

「彩雲,讓人去給思婼回個話,就說明天我肯定去。」

「是。」彩雲口中應的快,心裏其實對於林萱的決定還挺驚訝的,原本她還以為姑娘會當做沒聽到過這個事情呢。

彩雲正轉身要出去呢,林萱又說道:「順便跟對門王姐姐說一下,讓她明天跟我一道去。」

「喏。」

至於王雨薇會不會答應,林萱根本沒想過她會拒絕,所以才會這麼吩咐。

好姑娘也是需要帶出去多給人看,別人才會知道的嘛。

若不然在京都府里的時候林芙為什麼會那麼想要跟着出去參加各種宴會啊,還不是期盼著能夠讓別人家注意到她,知道林府除了其他幾人還有她的存在。

可惜有王含雁在,她能夠出去的機會就少之又少。

原本還有林萱傻傻的願意帶着她,現在嘛……

呵呵~

不給林芙使絆子林芙都應要偷笑了。

林萱心想林芙再想要指望她,那她絕對是要失望到底了。

現在林萱就是帶上跟她沒什麼相干的王雨薇,都不樂意帶着林芙。

甚至林萱一直在琢磨著到底用什麼辦法才能夠在不讓林家人懷疑她的情況下狠狠地懲罰林芙。

讓她這輩子都痛不欲生才好。

可惜想一個否決一個,到現在林萱都沒有想到什麼妥善的好辦法。

算了,就像之前想的車到山前必有路,或許時機到了機會自然就來了。

————————————-

次日武安侯府德新別苑,住的地方建造的特別精緻,都是二三層的小樓,省下來大半的地方都修了園子。

從鄭夫人那邊問安出來以後,就帶着王雨薇跟着容思婼來到了園子。

這個園子跟容思婼認識這麼多年以來林萱也就來過兩回。

林萱自認自己走了一趟江南之地,見識也比往日增長很多,可依然對這個園子感到驚艷。

她都如此了,更不要說王雨薇了。

眼中的驚艷是壓也壓不下去。

「思婼,你讓我過來看好東西的,在哪呢?」林萱問一直拉着她的容思婼。

容思婼嘿嘿一笑道:「快了快了,我一早就讓人帶到園子假山亭那邊,我們繞過這叢箬竹就到了。」

果然,穿過那一片箬竹,林萱就看到正在路中間坐着啃咬竹子的圓滾滾肉乎乎白中帶黑的可愛物種。

「這是什麼?」

「滾滾。」

(O_o)??

林萱和王雨薇此刻都是一張困惑臉。

「小哥以前說過這種動物就叫滾滾,不過鳳玲姐姐倒是說它叫竹熊,它喜歡吃竹子,正好我家這裏有那一片箬竹,養它正合適。」容思婼開心地跑過去摸摸滾滾,順便給林萱解惑。

又是梁鳳玲送的?

看來她真的在很用心的討好思婼啊。

林萱也走過去,伸手試探地戳了戳滾滾的毛皮,還不忘轉身招呼王雨薇一同過來摸。

容思婼突然問道:「你喜歡嗎?」

「什麼?思婼是想問我是否喜歡眼前這個滾滾?」

。「有水?你怎麼知道這裏有水?」林辰有些迷茫,四處張望了一下,並沒有看見有水流落下來的樣子啊!

這個時候,就是他們這種挖坑子更有經驗了,瘸子微微一笑,走到石橋旁邊,指著懸崖下面,說道:「林先生,你看,這裏雖然被高高累建起來了,但是我應該沒有猜錯,下面應該就是一個地下暗流,不然這些風也不會流通,我長年在地下活動,空氣中的水分,我太熟悉不過了,這裏空氣濕潤,並且還有微風流通,上面沒有地下水從上而下,那麼就……

《逍遙小醫仙》第207章地下暗流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最新章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全文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txt下載、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免費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

鹿小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她的小狼狗、錦繡女嬌醫、少帥的女嬌醫、前妻乖巧人設崩了、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 今天是魔法學院放假的日子,學員們都回了自己家,蓋爾也回到了海底。

海底依舊是和往常一樣,但是蓋爾一段時間沒有回來還是十分想念。

他想念姥姥,想念哥哥們,想念海底的大珊瑚,也想念他的那些小夥伴們。

人魚族避世已久,即便幾位兄長魔法很高,也從未想過要去魔法學院,他們七條人魚之中,也就蓋爾去了學院。

不管怎麼說,陌生的地方,總是會讓人魚們產生好奇。

人魚老大靠在珊瑚邊上,他溫和的看着自己弟弟們簇擁著小七,他們詢問小七在學院的生活,過得好不好,還有什麼新奇的東西。

蓋爾也總是每一句都回答了哥哥們。

不知何時,人魚老大說:「好了,大家靜一靜,姥姥來了。」

幾條美人魚一聽姥姥來了,立即乖巧的停了下來。

一條年邁的美人魚游過來,她游到蓋爾面前,那雙渾濁的眼睛上下打量他,見他無事便放下心來。

「小七啊。」

「姥姥。」蓋爾笑眯眯的喚道。

老美人魚點點頭,「在魔法學院可還習慣?」

蓋爾說道:「習慣,雖然陸地上的生活和海底很不一樣,但是他們都很和善。」

老美人魚聞言,點點頭,也十分欣慰,但是作為老一輩,她也還是要警告蓋爾。

「小七,人魚有好壞,這人類也是分好壞的,你在人類世界行走,要多加註意。」

蓋爾聽了姥姥的話,點點頭,表示自己一定會聽話的。

老美人魚眼睛很渾濁了,但是這樣的眼睛在看着蓋爾的時候充滿了慈愛。

她身體漸漸沉下去,美人魚老大立即游過去,托起老美人魚的身體。

蓋爾他們都已經習以為常了。

Writ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