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twdianshiju

在街角的深處,出現了一隻無比肥碩的巨大變異老鼠,它迅速的穿過街道,最後消無聲息的消失在黑色的夜空里。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喪屍們也開始成群結隊的在街上行進著,每一步都令人望而生畏。

瓢潑酸雨打在他們的身上,彷彿十分享受這場上天帶給他們盛宴。

他們仰天嘶吼著,滿身血漬與污漬。

深褐色的瞳孔中,暗紅血絲瘋狂滋生,伴隨著那昏沉的天色變得更加嗜血瘋狂。

「等這場雨一過,我便出發好了。」

劉闖默默地看著窗外的酸雨,一點一點的將魚肉給吃完。

現在的這座城市就像一個空空的盒子,內部資源已經快要被完全榨乾了。

而他又不想和那些只會持槍凌弱的烏合之眾混在一起,無所事事的過完這一生。

跑到鄉下的郊區是劉闖計劃里的首要目標。

因為那裡的地勢偏僻,所以受災的情況應該比城市會好上許多。

也有著足夠多的土壤可以讓他召喚植物,幫助他抵禦喪屍和虛空生物的襲擊。

在那之後的日子裡,他大可以利用召喚植物的能力,發展出一股強大的勢力,然後一步步向外擴張,建立獨屬於自己的末世王朝。

幾個小時的時間眨眼間就過去了,夜幕已經完全降臨。

末世真正可怕之處,也開始漸漸的浮出了水面。

在太陽落山之後。

那些隱藏在虛空裂縫中蓄勢待發的怪物們,便會傾巢而出。

迅速地佔領著全世界的地方,尋找著這個世界還存在的各種生靈,對他們無情的進行收割。

對,是的,各種生靈!

不僅僅只是人類。

其他有生命的物體,都會成為虛空怪物的獵殺對象。

或許,從最開始一切便已經定格了…

為了消滅人類文明,建立虛空的國度,就是那些怪物們的目的!

然而弱小的人類,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嚎!」

「嗷!!」

夜幕的降臨,使喪屍們變得尤其的活躍。

劉闖透過窗戶的縫隙,可以看到那些喪屍們在雨中怒吼咆哮。

眼前的場景宛如大海深處的魚群,壯觀無比,無窮無盡,無邊無際。

「據傳言說,虛空文明掌握著比地球更為強大的科技力量。」

「在降臨之初,就利用某種手段改變了地球磁場。」

「讓全世界的各種軍事武器毫無徵兆地全部失靈,就連最基本的通訊也陷入癱瘓。」

「全世界僅僅在幾天內,彷彿又回到了那個久遠之前的野蠻人時代…」

劉闖冷笑著搖了搖頭,轉身開始收拾起了東西。

「咔咔咔!」

一陣陣詭異的撕叫聲響徹天際。

那遙遠的天空中,虛空裂縫的深處,好像有什麼古怪的生物從裡面飛了出來。

視線所及,那是一種長相跟螳螂非常相似的異形怪物。

它們猶如螳螂的節肢一樣,四肢狹長,可以在各種地形敏銳的攀爬。

這節肢的顏色是一種深紫色,外殼雖然十分的堅硬,可外殼之下卻是緊繃且有力的黑色肌肉。

這種肌肉可不是普通人的白肌紅肌能夠所比的。

它能發揮出的可怕力量,是一個成年男子的數十倍之多。

這些節肢的末端還長著黑色的爪勾。

爪勾上生長的鋒銳倒刺,能輕而易舉的撕碎鋼鐵,也可讓它們的身體輕鬆固定在各種高樓大廈的表面。

兩肩生長的寬大蟲翼,讓他們擁有長途飛行的能力。

更有可怕的傳聞,這些恐怖的怪物竟會獵殺一個僥倖逃脫的目標,而不惜追殺數百公里,直至將它的目標擊殺。

這還不是最恐怖的。

最讓人感覺到可怖的,還是它們那極其誇張的進化能力!

如鉤爪般鋒利的前肢,薄如紙片般的蟲翼,亦或是身體各個部位。

隨著掠奪者的不斷進食,都有可能在某個時刻產生飛躍性的蛻變!

對於末世的倖存者而言,這種可怖的生物就是終極惡魔。

末世爆發的初期,倖存者們給它起了個稱號。

虛空掠奪者!

這些來自虛空的怪物在黑暗中會將一切生物屠殺殆盡。

很快就成為了倖存者們,目前所面臨的最大危機。

沙沙沙——

掠奪者們在地上發出了輕微的響聲。

有些在喪屍群中不停的穿梭,有些在高樓大廈的岩壁上奔跑著。

它們用鋒利的爪子刺穿牆壁,碩大的骨頭髮出不斷震動的聲音,就像響尾蛇的尾巴一樣。

那是它們尋找目標的一種方法,只要附近幾里,甚至幾十里內,只要有人發出一定的響聲,它們便會迅速的找到目標擊殺。

轉眼間,有一隻掠奪者發現了獵物。

它雙翼一振,迅速融入黑暗的角落。

當再次出現在月光的照耀下時,嘴裡已然多出了一具新鮮的屍體。

「哎,看來又有一個倒霉的傢伙死掉了呢。」

劉闖透過穿戶的縫隙,看著外面的虛空掠奪者們,不禁嘆了一口氣。

虛空掠奪者。

遊盪的喪屍。

這些都使得絕大部分倖存者受困於夜晚。

「也不知道,究竟要什麼等級的植物,才可以與之對峙。」

劉闖細細的看著自己手裡的種子,然後小心翼翼的將手中包裹放在門口。

避開掠奪者的黑夜,他早已習慣,可是總有一天,他必須得親自去面對這一切。

不過,幸運的是太陽給了他光芒,能讓他有著足夠的時間緩衝。

黑暗的虛空世界深處,是掠奪者們常年生活的地方。

陽光之中夾雜的紫外線,會劇烈燒傷掠奪者的體表。

所以他們並不能適應白天的光明。

每當第二天的太陽升起之時,掠奪者們便會悄悄地退去,靜候著下一個夜晚的降臨。

。 說完,古靈又瞬間想到:

徐澤笙是不是故意不拉窗帘,讓兩人被拍到的。

他家的腦殘粉是什麼德性,他自己應該清楚,所以不排除他故意這麼做,讓自己被腦殘粉罵,自己再跑出來英雄救美。

萬一她一時腦熱,沒準就真的掉進他的圈套了。

古靈越想,就越覺得徐澤笙是故意的。

要不然,怎麼會趕在他出過拍片子的當口,當她被網友人肉呢?

這人真是太陰險了!

古靈心中很快就給他做出了如上判斷!

徐澤笙有些驚訝:「小靈,你竟然這麼想我?」

古靈抿了抿唇,也覺得自己有點小人之心了。

徐澤笙這個人,毛病雖然有點多,但也還算是個耿直的人,有時候面對自己這個金主爸爸還敢說髒話呢,應該想不出這麼陰損的招兒。

嗯,應該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懷了。

古靈掐了掐眉心,有些疲憊:「你隨便吧,反正我已經準備走法律程序了!」

說完,掛了電話。

徐澤笙聽着耳邊嘟嘟的盲音,輕噓口氣,隨即開始編輯自己的微博。

剛打出了兩個字,經紀人向卓就給自己打來了電話。

徐澤笙看着上面一閃一閃的備註名稱,猶豫了下,直接給掛斷了,繼續弄自己的微博。

這件事鬧得這麼大,向卓身在帝都,不可能不知道。他這時候打電話過來,肯定是估摸著自己剛剛下飛機,所以想第一時間通知他:不要管這件事兒,冷處理!

最起碼,也得明哲保身!

徐澤笙幾乎猜得到向卓想說的話,所以根本沒有理會他。

結果,半分鐘以後,向卓的電話,就打到了助理何西那裏,聲音震耳欲聾:「把電話給徐澤笙!」

何西嚇了一跳,連忙將電話給徐澤笙:「徐哥,向哥的電話!」

「不接!」

徐澤笙說:「就說我睡了,讓他有事兒明天再說!」

何西原話告訴向卓,氣得向卓直接咆哮起來:「睡你妹啊睡,他微博還在線登錄著呢……」

當初徐澤笙簽約到向卓手裏的時候,向卓就很想把他的微博管理權拿到手。他帶過很多的藝人,知道藝人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

而且,作為經紀人,代替藝人管理微博也沒什麼不對。

可是徐澤笙執拗得很,在這方面說什麼也不肯讓步,堅決不肯交出自己的微博密碼!

那是他的私人領地,說什麼也不能讓別人染指。

偏偏那時候徐澤笙的人氣又很高,向卓捨不得放棄他,所以就把他給簽了下來。

這麼長時間,他的微博由他自己管理,也沒出什麼岔子,向卓也就放心了。

但是這回出了古靈的事兒,向卓就有些坐不住了。

依照徐澤笙的個性,百分百是要自己扛下來,而不是讓女方挨罵的。而向卓怕的就是這個,現在可是徐澤笙從偶像型轉向演技派的關鍵階段。

說白了,就是他最青黃不接的時候。

要是這時候承認戀情,女友粉估計會跑光了。要是到時候演技跟不上,轉型失敗,那他可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向卓一想到這個,就忍不住着急上火:「你趕緊把徐澤笙的手機給我搶下來,不許讓他到網絡上去胡言亂語……」

結果,話音未落,徐澤笙已經放下手機,伸手從何西手裏把電話接了過來:「喂,向哥,我已經發完了!」

向卓:「……」

尼瑪的!

氣得他想摔了手機,這個小兔崽子,不聽他的話,早晚會糊死!

Writ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