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twdianshiju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的時間,許林終於來到了楊曉鈺所說的孤兒院,青平孤兒院。

這間孤兒院,看上去,非常的老舊,裝修都已經泛黃,不過青樹花盆都打理得還算是乾淨。因此看上去,還是讓人覺得非常舒適的那一種。

兩人下了車,還沒有走到院門口,就聽到了一陣非常吵鬧的聲音,充滿了孩子們的歡樂聲。

楊曉鈺剛剛走進孤兒院。那些孩子們看到了她,就一個個興奮地尖叫起來,紛紛跑過來不停的叫喚著「曉鈺姐,曉鈺姐」,將楊曉鈺圍了起來,一個個都是往她身上撲去,甚是可愛。

很明顯,楊曉鈺在青平孤兒院里,是真的非常受歡迎。

「曉鈺姐姐,這個大哥哥是誰呀?」

「是不是曉鈺姐姐的男朋友啊?」

「男朋友是什麼?能吃嗎?」

這個時候。有小孩子注意到了許林,叫喚了起來,聽得楊曉鈺都是面紅耳赤,忍不住嬌嗔道:「你在說什麼呢,別亂說,那只是曉鈺姐的朋友而已。」

一個小男孩走到了許林的面前,拉了拉他的衣袖,臉上露出了天真爛漫的表情,問道:「大哥哥,大哥哥,你是不是曉鈺姐的男朋友啊?」

「小楠,你在說些什麼呢?」楊曉鈺聽到這句話,頓時就有些著急地叫了起來。

看著這個小男孩眼中的天真,許林笑了笑,蹲下身子,輕輕摸了摸他的臉頰,說道:「我當然是她的男朋友了,要不然,我為什麼要跟著她一起來這裡呢?你說是不是?」

「你看,我就說了吧,他就是曉鈺姐的男朋友!」

「耶,我猜對了!」

幾個孩子頓時就開心地叫喚了起來,手舞足蹈的。

楊曉鈺的俏臉也是在這時候變得無比通紅,急忙叫喚道:「不是,許林大哥,你怎麼又拿我尋開心,我們,我們不是……」

「曉鈺啊,你來了啊!」

這一會兒,一道充滿慈祥的聲音就在內院里響了起來。

兩人的目光望了過去。就看到了一名大約六十歲的老婦女就滿臉慈笑地走了出來。

「院長!」

見到她出現,這些小孩子都是歡天喜地的撲了過去,叫喊著。

「哎喲哎喲,好好好,你們啊,怎麼那麼調皮搗蛋,行了行了,趕緊玩去吧。」院長笑了笑,讓眾多小孩子繼續去外,然後就沖著楊曉鈺招了招手。

楊曉鈺的俏臉上浮現出了一抹非常歡喜的笑容,連忙小步跑了過去,非常親昵地挽住了院長的手臂,跟她交流了起來。

許林笑了一笑,也是跟了進去。

院長給他們兩人倒了一杯茶,看著楊曉鈺的目光充滿了寵溺。輕嘆一口氣,說道:「你啊,不要每次一有時間就老是往這裡跑,這多耽誤你的時間啊,我都已經跟你說了,孤兒院非常好,不需要你經常回來幫忙的。」

「這裡是我的家,我回來看看,難道這都不行嗎?」楊曉鈺噘嘴,有些撒嬌地說道。

「行,行,你想要什麼時候回來,都可以,就是你不要每次都要帶東西來,這多破費啊!」院長說道。

「哎呀。院長,沒事,都是一些小玩意而已,花不了多少錢的。」楊曉鈺笑嘻嘻地說道。

「你這個丫頭……」院長搖了搖頭,然後目光就望向了許林,好奇地打量著他,問道,「不知道這位是……」

「喔,這位就是……」

楊曉鈺還沒有說完,許林就已經伸出了手。握住了院長的手掌,笑著搶先說道:「院長,你好,我是曉鈺的男朋友,許林。」

「許林哥,你,不是,院長,你不要聽他胡說,我們,我們不是那種關係。」楊曉鈺的俏臉頓時就紅得跟蘋果似的,滾燙滾燙的,連忙地叫喚道。

「這……」院長本來有一些驚喜的,但是聽到楊曉鈺的話,頓時就有些錯愕了。不知道該相信誰的話才行。

許林笑了笑,說道:「曉鈺比較害羞,所以不願意我們公開關係,但是我覺得,院長你這麼好的人。要是瞞著你的話,我覺得這實在是太不好了。」

「不是,許林哥,你……」

楊曉鈺聽到許林的話,想要解釋。但是這個時候,許林卻是拉了拉楊曉鈺的手臂,低聲說道:「院長身體不行,我們就讓院長高興高興一下吧。」

聽到許林的話,楊曉鈺愣了一愣,心想著為什麼許林知道院長的身體不好的?

不過,楊曉鈺這一愣,看在院長的眼裡,就覺得像是在默認了,這讓她欣喜萬分,連連笑著點了點頭,不停的稱讚著許林,說道:「好好好,曉鈺啊,你終於把我的話聽進去了,找一個男朋友了,我都很擔心你這樣一有時間就跑過來幫忙,都沒有時間去找男朋友呢,來來來,跟我說說。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啊?」

楊曉鈺有些無奈,只好目光望向了許林,向他求助。

許林笑了一笑,說道:「其實我們是合租在一個四合院里,每天都是有碰面,自然就是一回生二回熟,然後就……院長,你懂得,嘿嘿。」

「原來是這個樣子啊,挺好的。挺好的。」院長笑眯眯地點了點頭,「那不知道你現在是在做什麼工作呢?」

「我是一個大學老師。」許林笑著說道。

「大學老師?這個職業不錯啊。」

「還好。」

於是,院長的層層攻勢,都是讓許林化解於無形之中,甚至還逗得院長都是開懷大笑,沒過多久,兩人的關係就已經非常的好,十分的親密了。

「小林啊,要不今天中午你就留下來吃飯吧?」院長看著許林,笑眯眯地說道。

聽到院長的話,楊曉鈺連忙說道:「不用了,院長,我們還是要回去的。」

「有什麼事情,不能吃完飯再去忙嗎?人是鐵飯是鋼,怎麼也得把飯吃完是不是?況且,你倩柔姐等一下也要過來。」院長聽到她這句話,頓時有些不悅,出聲說道。

。凌然低頭,溫柔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誰都有過,從普通人突然升了一定的高度,突然擁有了無上榮譽后,都會有,改變心態就好。」

「這麼說,你也有過?」

凌然點頭,「是呢!曾經爬上了自己夢寐以求的高度時,張狂了一陣子,同樣被一位長者點醒的。」

周想不開心的嘟著唇,「你那才一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193章還是你做的東西好吃 城內,繁華如往昔,街上基本看不到難民或者是乞丐。因為他們都由望月史組織起來,移到專門的地方安置。如今的一番景象,都是他們的功勞。不過他們也是礙於墨堯和葉南,想保住自己的性命。不但沒有傳消息給靈都,傾皇受困一事,還成為了墨堯二人的左右手。

當冶伽進入望月城后,問了路,得知望月史的府邸所在,便直接過去了。

現如今知道墨堯和葉南在何處的人,或許也只有望月史了。

經過城裡最繁華的一條長街后,拐一個彎便是望月史的府邸。府邸的旁邊就是公堂和大牢,足以看得出,曾經將府邸移到這裡的望月史,是何等的為國為民,不辭辛勞。

冶伽來到府邸門口,走上前去:「我是墟府來的,找望月史。」

「墟府來的?可能告知身份?」

「望月史見了我,自然知曉!」

「好吧!」

近來發生的事情,守衛們也不敢怠慢,更何況冶伽還稱是從墟府來的。

因此以防萬一,他們只能聽從冶伽的話,進去通報。

此時望月史正因為其他城池的難民已聽聞消息,正不斷往望月城這邊湧來的事情焦頭爛額。他可以安置本來望月城附近的難民,可那麼多難民聞風而來,他就是有國庫也招架不住啊。

他拿著筆,看著城內包括郊外附近的地圖,規劃著下一個開發的地方,用於安置難民。城內顯然已經擠不下,至於郊外,山頭有妖獸,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將其剷除,耗費大量的時間修砌供難民們住的房子。

「大人,門外來了一女子,說是墟府城來的,要見您!」

「可有報上姓名?」

「沒有!」

望月城抬起頭來看向守衛,眼中的意思十分明了,連個姓名都不報,就要見他?

「大人,那女子說,您見了她就知曉她的身份了!」

「呵!本官倒想看看,究竟是何人!」說罷,望月史放下筆,繞過桌案便隨守衛往府門前走去。

他來到府門前見到冶伽,並沒有認出眼前的究竟是何人。他上下打量,腦子裡仔仔細細的想,從未見過此人:「你是何人?為何要見本官?」

冶伽抬起頭來:「我是來找墨堯和葉南的,他們何在?」

「兩位暗衛日夜辛勞,出門辦事去了。你……到底是何人?」聽她提起墨堯和葉南,望月史心中便泛起了嘀咕,此人到底是誰?知道他們二人姓名的人不少,但是找上門來要見他們,普通人肯定是沒那個膽子的。

「先進去再說!」冶伽繞過幾人,直徑走向了府邸里。

看著她的樣子,望月史都有些愣住了。心中更加好奇,她到底是何人,竟然如此大膽?

他忙跟進去,到了正廳,冶伽直接走上階梯,坐在瞭望月史的正位上。

望月史跨過門欄進來,著實有些愕然:「敢問……」

冶伽沒有說話,只是將腰間的鞭子抽了出來,放在桌案上。

看到那猩紅色的鞭子,望月史恍然大悟,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請罪:「拜見傾后,傾后遠道而來,下官未曾相迎,還望傾后恕罪。」

「本后並沒有怪罪你的意思!」冶伽看著望月史渾身微顫,顯然是嚇得不輕。

「多謝傾后,多謝傾后!」

「本後來這裡的消息,必須要保密,誰也不能知曉。另外,墨堯和葉南去辦什麼事了?何時回來?」

望月史立即回答:「傾後放心,您駕臨望月城之事,下官一定將消息嚴密封鎖,絕不讓任何人知曉。至於墨暗衛和葉暗衛,他們的事情下官可沒膽子過問。而且他們何時回來,我們也……不過葉暗衛午時會回來一趟,為……會取一些食物,送到山上去。」

「本後知道了!」接著,冶伽將鞭子收起來,站起身走下階梯,來到望月史的面前:「從今日開始,我叫蒼雲,你便叫我蒼姑娘,就說我是墟府安桐的人。懂嗎?」

「是,下官知道了!」望月史立刻點頭答應。

冶伽俯下眼思索片刻:「找間屋子讓我休息,墨堯或者是葉南回來了,就立即讓他們來見我。」

「是!下官遵命!不過……屋子還需打掃,還請傾……額,蒼姑娘在此稍後!」

冶伽點點頭,轉身坐在了旁邊的位置上,並沒有在上位落座了。

望月史望了望桌案,隨後轉身跪到冶伽的面前:「蒼姑娘,現如今四面八方的難民都向望月城湧來,下官實在是無力再接納百姓了。還請蒼姑娘……」

「都是那些人惹下的禍端……哎~罷了!這件事情我來想法子!」

聽到這話,望月史可算是高興壞了。這樣費頭腦,還難辦的事情能夠交出去,還不用受到責備。

。 秋風漸冷,葉兒漸黃,沿摩多神山一路向下,便見一座孤零零的院子,三面環山,一面朝湖,頗有遺世獨立,隱於自然的意境。

一位醉酒老漢,跌跌撞撞,走到那間院子門口,正欲抬手敲門,老漢忽然頓住手中動作,抬手喝水一般狂灌酒水,酒水順著他的喉嚨流下,浸濕了胸前衣衫。

老漢終於還是沒能敲門,腳底騰起一抹劍光,驟然離去。

……

在老人身後摩多神山之頂,有那黑袍男子與一襲青衫相對而作,青衫男子微笑道:「還記得我?」

孫子權點了點頭,「當初我幼時入窟,唯有你極力勸阻。」

一襲青衫的秦仙風一怔,面露追憶,再次瞥向身旁的一襲黑袍的時候,忽然緩緩搖頭,嘴角苦笑,自嘲道:「每每瞧見你,都感覺自己一把年紀都活到了狗身上。」

孫子權啞然,想了想,關於修行速度一事,終究還是沒有想出一句安慰話,便道:「秦爺爺的境界,已然屹立這方天地之巔。」

秦仙風瞪眼道:「還叫爺爺?」

孫子權瞥了眼秦仙風如今這副鬢角微霜,但是眉眼有星,神采飛揚,鼻若正峰,唇紅齒白,好一個風度翩翩的中年男子,於是孫子權略作思考,試探性問道:「秦叔?」

秦仙風笑罵了一句臭小子,看向孫子權半晌,忽然道:「三入那洞窟,再二出那洞窟,有沒有想過自己已經是那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孫子權伸手在自己身前的懸崖峰畔一劃而過,「知道,但是沒有刻意想過,無甚意思的事情。」

秦仙風啞然失笑,好嘛,這句話要是讓那些個修行天才聽到了,約莫就算是明知不敵,估計都要與孫子權來一場問拳了。

不談其他,光是秦仙風自己聽到孫子權這滿不在乎的一句話,都要忍不住將孫子權痛打一通了。

秦仙風兩隻被山風吹得咧咧作響的袖袍合攏一起,目視前方,突然不知為何蹦出一句話,「人間茫茫,其實還是有許多和藹可親的強者,以及飛揚跋扈的弱者,遇到前者,不要覺得自己心生親近便不可,遇到後者,也不要覺得世間人人,皆是如此,總之不管什麼時候,還請你不要對這個世界失望,更不要放棄自己。」

孫子權點了點頭,沒再說話。

秦仙風瞥了眼雙手端在腹部的孫子權,忽然一笑,緩緩道:「其實我對於術算也算小有心得。」

孫子權輕輕嘆氣,放空目力,喃喃道:「我知道。」

……

李清源果然如孫子權的猜測,在第二日便醒了過來,接到消息的解潮三人風風火火,一路趕來的時候,李清源剛要起身下床。

傻大個解潮不由分說朝著李清源胸脯上便是砰砰數拳,好在李清源如今的體魄對於這幾拳,不痛不癢,不然肯定是要一頓呲牙裂嘴免不了。

按照孫子權的約定,在李清源醒來的事後只管去叫他便是,於是丁良星與解潮風風火火,一路奔到了摩多神山頂,而楊玲兒則是兩隻小手攥起,低著頭,眼觀鼻,鼻觀心。

李清源嘴角一咧,闖過了心底明鏡大湖,又有這麼一場往大韓而去的北上遊歷,李清源的目光所及,看到的自然比之原來要長遠許多,比如如今自己眼前的小姑娘那副心頭明月光,擱在屋外遠遠鄉的心境。

他咧嘴一笑道:「其實你現在追上他們還來得及的。」

楊玲兒登時白眼一記,「追他們作甚,我有任務的,在這兒陪著你!怕你一不留神,又沒了個人影。」

自討沒趣的李清便哂笑不,不知該作如何雲。

很快解潮邊扯著孫子權飛奔下山,跟在兩人身後的孫子權一身臻至化境的金剛境,竟是差點兒沒跟上兩人的步伐。

找到李清源后,三人直奔主題,正當他們有所行動,很快就有個清麗身影飄來,大聲嬌喝道:「站住!」

可是哪裡好使?孫子權參與過來后,一把扛起李清源,那副速度當真是令人咋舌,天地之間,幾乎自己剩殘影爾。

Writ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