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twdianshiju

所以,炎國,欠獄神殿很大人情。

高建國,必須親自趕到江陽。

萬浩軒抓了獄神的女兒,迫害她們母女倆。

這件事情,炎國,必須要給獄神一個滿意的交代。

否則,炎國戰部,愧對獄神殿。

高建國乘坐的飛機,是殲18戰鬥機。

這是炎國研製的新一代垂直起降戰鬥機。

殲18戰鬥機,最快時速,能夠達到每小時八千公里。

也就是說,高建國乘坐這架飛機,從炎京趕到江陽,有希望在半小時內抵達。

但對於現在的高建國來說,半個小時,還太久了。

「萬重山啊萬重山,希望你能理智點,你要是給我炎國惹出大麻煩,我就把你萬家給抄了!」

殲18戰鬥機,不斷提速,提速。

很快,殲18戰鬥機,就把速度,發揮到極致。

而與此同時。

萬重山率領着幾百個手下。

開着上百輛車,轟隆隆的,已經進入江陽市區。

無數人,被這震撼的一幕,驚嚇到了!

而街道上,看見這個車隊的人們,則是紛紛避讓。

整座城市,徹底轟動!

大家都很好奇,江陽,這是發生什麼大事了嗎?

這萬家的萬重山,竟然大動干戈,帶着幾百個手下,開着上百輛車,進入江陽。

這這這,這是想幹什麼?

「唉,江陽,真的要變天了!」

站在落地窗前,看見萬重山率領的車隊,開進江陽,橫行無阻的在街道上行駛。

張東來就忍不住長嘆了一口氣。

他的整個人,看起來,也像是一下子就蒼老了十歲。

萬重山來了!

帶着他的幾百個手下來了,就不是對付一個李初晨那麼簡單。

萬家,肯定會趁著這次機會,對張家出手。

在萬重山面前,張家,就好比是匍匐在大象腳邊的螻蟻。

只要萬重山這一頭大象,稍微挪動一下腳步,就能踩死這隻螻蟻,讓張家萬劫不復。

而站在張東來旁邊,張紫涵也是緊緊攥著拳頭。

眼淚,不知不覺的從她的眼眶中滑落。

張紫涵知道,今晚,對於孫欣欣來說,又將是一個不眠夜。

萬家把萬重山叫回來,李初晨,肯定會被萬重山率領的那些人,活活打死。

李初晨只要一死,萬家,肯定還會秋後算賬。

到時候,可憐的孫欣欣,還有她那個可愛的女兒。

她們,都將會被萬家清算。

「唉!」

張紫涵的心裏,忽然湧起一絲深深的無力感。

她作為孫欣欣的閨蜜,也是孫欣欣最信任的人,但在關鍵時刻,張紫涵卻幫不了孫欣欣的忙。

「欣欣,也許,你才是對的!我,就不應該給他打電話!」

張紫涵很愧疚,很自責!

因為,李初晨是她叫回來的。

張紫涵覺得,如果不是她打了那個電話。

事情,也許還有迴旋的餘地。

可現在……唉!

有人歡喜有人憂!

這一刻,等著萬重山歸來的萬重陽。

在看見那浩浩蕩蕩的車隊,開進江陽的時候,萬重陽就興奮的拿出手機,撥通萬重山的電話。

「大哥,我看到你的車隊了!」

萬重陽知道萬重山親自率領手下的幾百個人過來,早就已經等在進城的路口。

看着轟隆隆駛來的車隊。

萬重陽的心中,就有一種熱血澎湃的感覺。

他心說:「李初晨啊李初晨,你不是很牛嗎?敢動我萬家子弟,這回,我看你要怎麼死?」樂器房。

「宇哥哥,準備好了嗎?」

「好了。」

張明宇目光看向鏡頭,微笑道:「一首《晴天》,送給雨天。」

一語雙關。

懂的都懂。

不懂的……請裝懂。

張明宇雙手放在鋼琴上,開始緩慢彈奏了起來。

「故事的小黃花,從出生那年就飄着

《從和天後老婆離婚後開始爆紅》第二百五十二章《晴天》 「他奈奈的。」

叢林中,一個全身都包裹著光學服,趴在林間的男人,低聲咒罵著:

「那群娘們還不出來?怎麼回事?」

「會不會是被打死了?二狗子的槍法最差,沒準兒打到要害了。」

「你才是二狗子!我連開兩槍,一槍打一女的腿上,一槍打胳膊上,你再瞎嗶嗶別怪我不客氣了啊。」

「哦哦?你還不客氣了?不就是做大哥的狗嗎,有什麼好囂張的。大哥要是把你那連狙給我,我能把剛才所有人,包括那個男的都給留下!」

「你!」

「好了好了,都冷靜一點兒。獵物都還沒有出來,獵手反倒內訌了,這算得什麼精英隊?」

說話的這些人,並沒有聚在一塊兒,而是每個人一個狙擊點。

這些人只是在服裝內部發聲,就能夠對接到一個平台上,服裝內部的通訊裝置也是很厲害的。

不過,這麼厲害的戰術交流工具,如果被別人知道竟然用來吵架罵娘,不知道會有多無語。

「等下,那群女人,不會是在那大石頭後面走不動了吧?那樣的話,等山坡那邊的蠢蛋上來,豈不是白白便宜他們了!?」

「你這麼一說,倒還是有可能……」

「那我們要不要主動出擊?反正她們都沒什麼戰鬥力了?」

隊伍裡面,先前被叫做「二狗子」的男人,提出了這個誘人的選擇。

畢竟他們這一路上的女人,早就死得差不多了,他們是早已經不知道多久沒見過女性了。

然而這次,一來就是十幾個,而且個個容貌姿色都相當不錯。

他如何令他們不動心?

「等下!你們幾個不要攪亂軍心!我們的優勢就是伏擊,如果出去的話,這一身厚衣服反而會成為我們作戰的阻礙!」

「嗨!排長啊,我敬你是排長。結果你在這裡說這種喪氣話?」

「那群娘們兒,無法就是跑得快了點兒,現在腿腳都不利索了,又能興得起什麼風浪?」

「沒錯,不就是一群小娘們兒嗎?對付她們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難不成我們還會栽她們手裡?」

「行了排長您別多想了,她們打傷了老大的眼睛,我們得抓住她們,為老大報仇啊!」

「這……」

被部下們你一句我一句的,就算是精英排的排長,也還是有些心動了。

畢竟,他也不是沒有私慾的,他也想著佔有那群青春貌美的小姑娘。

不過,到底是獨眼狼挑出來的,到最後,他還是沒有被慾望所左右,沒有準備離開。

「不行。」他道:「我們不能急躁,現在我們距離她們非常近,我可以感覺到,在大石後面還有很多人在療傷。」

「現在的情況,是她們不容樂觀,我們就在這裡伏擊,看看是哪方先沉不住氣……」

這個排長在戰鬥服中說著,自認為自己的話語鏗鏘有力,自己的選擇十分明智。

可是,他的話都還沒有說完,異變突起——

「排長,排長不好了!!」

一個緊張兮兮的叫聲,在頻道裡面響了起來。

「都說了頻道不是用來聊天的地方!」一臉痞氣的排長沉著臉道:「有事快說!」

「這邊……我這邊有好多水啊!」

「嗎的,不就是點兒水嗎?!忍一忍不會嗎?!」

「不是啊,這水太多了,我都沒辦法潛伏了!」

「啊!我這邊也是!突然有好多水漫過來了!」

「你們這群人能不能冷靜點兒,有點精英排的樣子……」那痞里痞氣的排長正說著,卻發現自己這邊也漸漸漲起了水。

不知道哪裡來的水,嘩嘩嘩地匯聚而來,很快他便淹在了水中。

在這種情況下,確實很難繼續保持伏擊狀態了。

畢竟在場人,都沒有誰經歷過專業訓練,面對這種突如其來的環境變化,連基本的冷靜都無法維持了,更別說繼續伏擊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個排長,自己都有些穩不住了。

這下,隊內頻道裡面,簡直是炸開了鍋。

「哎呀!我這邊也全是水了!」

「好像是之前我們抽到外面去的水,現在從土裡面浸出來了?」

「糟了,這下我們位置全部暴露了啊!」

「哎呀,反正位置遲早都是要暴露的,早知道還是先出去把那群女人給抓住的,還可以先發制人呢!」

「嗎的,那現在怎麼辦啊?」

「不管了,反正我們都被水逼出來了來,沖了沖了。」

「喂,你們冷靜一點兒!」頻道中的這句話,自然是被忽視了。

這群人早已經抑制不住了。

在這邊山頭蹲了這麼久,每個人心情都有些焦躁,這時候眼前明明有女人卻又不能碰,這讓他們如何不感到焦慮?

雖然有排長在出言阻止,但這時候的他們,顯然早已經不受控制了。

當第一個人提著槍向大石頭衝過去之後,彷彿多米羅骨牌傾倒而產生的連鎖效應一般,一個接一個的人都跟了上去。

他們怒吼著,似乎是在發泄著負面的情緒。

但也因為他們這樣怒吼的聲音,使得整個頻道裡面都只剩下吼聲在回蕩,即便是有一些提議和命令,也都早被這怒吼聲音給掩蓋了下去。

Writ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