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twdianshiju

老闆像是狼一樣,把身子向前,雙手捧住那塊鬼眼石。

左看右看,愛不釋手。

「這……是中等?」老闆問道。不過他很快就後悔了,問話的口氣不能帶著驚奇的欣喜,否則對方會打價。

「是的。我已經說過。我說話不喜歡說第二遍,有耳朵的當然能聽見。」張凡冷冷地道。

幾個大漢互相看了一眼,對於張凡這句很硬的話,有點意外:已經跳進陷阱的獵物,難道還有心說這種大話?

等死吧你!

張凡斜了幾個大漢一眼,提一口氣在丹田,偷偷用古元真氣場感覺著著他們的反應,只要他們敢動一動,張凡就準備叫他們吃點苦頭。

「啪」地一聲,老闆把鬼眼石放下。

確切地說,是摔下。

聲音很大,聽起來很生氣的樣子。

「怎麼,沒看中?」張凡皺眉道。

老闆雙手一抱,身子向後一仰,不耐煩地道:「狗娘養的,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這種水貨也敢拿來騙人?」

「難道不是鬼眼石?」張凡針鋒相對,「你眼珠子跑肚了嗎?」

「草!我特么開這麼大公司,不是給誰做慈善,是要賺錢的!你這種爛貨,我收上來,也只能低價賣給低檔消費者,根本無利可圖。」

姬靜冷笑,罵道:「這麼說,老傢伙,鬼眼石你是不想要了?」

老闆掃了一眼姬靜胸前,咽了一下口水,暗道:特么是胸是怎麼長的!不大不小,不高不低,「想要,不想賠錢要,按等外品價格,論重量收購,有多少要多少!」

張凡沖姬靜點了點頭:「看樣子,我們在對牛彈琴,沒得談嘍?」

「沒得談。」姬靜點點頭,站起身來。

「慢!」老闆喝道。

隨著老闆的一聲出口,八個大漢一下子散開隊形。

如風一樣,站到了門邊,堵住張凡和姬靜的去路:

「草,想走?」

「把膀子留下!」

「把妞留下也行!」

大漢們嘲笑著。

老闆揮了揮手,對大漢們道:「你們閉嘴,別把小客人嚇到。」

。 小樹林中,秦楓完全壓著魁梧二人打,肉體之力比他們強悍太多,身上又擁有那麼多強大仙獸的氣息,根本不是他們二人可以抗衡的。

「誰能擋我!」秦楓大吼一聲,此刻盡顯霸氣。

在全面催動肉體之力后,便會不由自主地變得霸道,不過這也是氣勢所需。

經過先前的一番拚鬥,魁梧二人已然發覺與秦楓之間那不可逾越的差距,陡然聽得他這一聲爆喝,竟是不由一顫,面色越發蒼白。

「哼,下次再與你算賬!」武夔眼珠一轉,心中不是對手,選擇避退。

而霸體宗二人也是如此,那男子已然遭創,那女子更是興不起反抗之心,高傲的鳳凰竟是完全低下了頭。

「仙靈的人……」秦楓望向準備遁走的武夔,眸子微眯,起了殺意。

他捨棄了霸體宗二人,向著武夔全力殺去。

「該死!真要拚命,你定會付出慘重代價!」武夔嘶吼道,身上則是出現了玄武與夔牛兩道虛影,將之護衛其中。

「是嗎?」秦楓發出淡漠的聲音,「那就試試!」

下一刻,他的攻擊到了,依舊是「鳳舞九幽訣」,身上出現黑鳳虛影,直盯著武夔,殺將而出。

「混蛋!」武夔怒吼一聲,發覺速度比不過秦楓,根本逃不走,只得迎戰。

到了生死危機時刻,他不再僅僅動用肉體之力,祭出靈體與寶物,全力迎戰。

秦楓面色冷酷,魂煞劍與囚龍棍出現在手中,又有界王鼎浮現半空,向著對方震殺而去,也不再單純地肉身拼殺。

全面爆發的秦楓依舊勝過武夔,將他完全壓著打,甚至有些像打沙包一般,武夔的身子時不時地升入半空,再跌下,早已渾身鮮血淋淋。

霸體宗二人趁機想要奪取地泉,卻怎料秦楓的分身出現在那,將他們二人擋住。

「又一個?」見狀,霸體宗二人頓時一驚,他們已是驚弓之鳥,卻是再也不敢逗留了,立即遠遁。

秦楓沒有理會他們的離去,卻是盯著武夔全力追殺,武夔雖有玄武與夔牛護體,卻依舊是遍體鱗傷,氣息變得微弱。

就在這時,一道寒箭從天而降,快速劃過長空,直射向秦楓的頭顱。

「嗯?」秦楓雖然沒有釋放出精神力,但靈覺敏銳,立即察覺到危機,催動界王鼎擋在上方,將那一箭擋下。

接著,精神力輻射而出,發現了兩道身影,正是慕雲寒與徐森。

「武夔,走!」慕雲寒沖著武夔喊了聲,又冷漠地望向秦楓,手中張著那柄寒冰長弓,冰箭直指秦楓。

一旁的徐森也是蓄勢待發,若是秦楓繼續追擊,也將發起攻擊。

武夔強忍著傷勢,立即趁機退去,對於秦楓,他已經徹底怕了。

「哼!留下來!」秦楓沒有畏懼,再度出擊。

隨之而來的便是激射而至的寒冰之箭,透著森森寒氣,似乎可以冰凍一切。

而徐森也是動了,雙手之上帶著那件仙器手套,從空中俯衝而下,殺向秦楓。

「殺!」秦楓大吼一聲,魂煞劍揮斬而出,依靠肉體之力,劍威大漲。

幻力也在這一刻席捲而出,幻境籠罩徐森。

「森靈體!木之氣息,綿綿不絕!」徐森全力催動自身靈體,爆發靈元,一股股濃郁的木元素在其周身涌盪,化為一層層深綠色的光幕,竟是試圖以此阻擋幻境。

此招竟是產生了些許效果,雖然未能完全屏蔽幻術,但卻是大幅度削弱,令得徐森還能保持清醒,不陷入幻境之中。

「利用木之生命氣息不斷衝擊自己的大腦與靈魂,保持清醒狀態?而且藉助了木元素生生不息的特性。」秦楓雙眼微眯,猜到了徐森的手段。

「哼!真能擋住嗎?」秦楓哼道,幻力陡然加強。

他剛剛突破到初入三重天幻靈尊,幻力比之往昔更為強悍,幻境也越發真實,徐森漸漸招架不住,有著陷入幻境之勢。

「該死的,這招沒用嗎?」徐森頗為不敢,卻也毫無辦法。

慕雲寒一邊拉弓射箭,一邊喚出自己的本命靈獸,卻是一頭血脈較純的冰鳳凰。

畢竟寒屬性的靈獸太過稀有,在仙靈大陸能尋到一頭冰鳳凰已是不易,而寒屬性的靈獸卻是根本不見蹤跡。

秦楓獨戰二人不落下風,無敵劍意勃發而出,如今越發強大,領域越發穩固,範圍也不斷擴大。

武夔終於遠去,慕雲寒與徐森不願再戰,也欲離開。

可秦楓此刻殺意沸騰,遇到仙靈之人,怎能讓他們輕易離開?

「今日,必斬一人!」秦楓心中如此說道,頗為堅定。

「萬獸齊出!」

這一刻,他終於將自己控獸放出,頓時,數十頭靈獸撲出,能夠飛天的直擊慕雲寒,地面上的則是圍繞向徐森。

「該死的,殺!」徐森面色難堪,不敢應戰,一心想要突圍出去。

可在秦楓的指揮之下,一干控獸組成一重又一重地包圍圈,不斷釋放獸能,轟殺向徐森。

「就先從你開始!」秦楓盯著徐森,殺意不斷凝聚提升,竟是宛如實質。

「蒼茫乾坤,劍氣縱橫,天仇地恨,化為劍鋒!秘法——天地乾坤,怒斬無風!」

他施展出「寂滅斬法」中的秘法,魂煞劍劈斬而出,頓時擁有毀天滅地之威。

「這劍技!」徐森不由一驚,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早覺得他的各種攻擊方式極為眼熟……莫非是那秦楓?」

徐森駭然,怎麼也不敢相信。

而此時也沒有空暇多想,面對這一劍,不禁升起一股危機感。

「不!我絕不會死在這!」徐森大吼,雙掌拍出,全面催發那仙器之威。

可秦楓手中的魂煞劍同樣是仙器,而且比之更為強大。

「殺!」秦楓在斬出那一劍后並沒有放鬆,再度殺出,幻力、肉體之力全部催發,手持劍靈體施展各種劍技。

「碧翠秘法,生命轉換!借天續命!」徐森徹底慌了,施展出秘法。

借著秘法,他的修為竟是不斷攀升,從三重天巔峰靈尊達到了初入五重天靈尊,這番變化跨越極大。 山下。

郭濤一邊仰望著羅浮山頂的狀況,此刻整個羅浮山,被各個小小的陣眼聯繫在一起,成為了一個巨大的護山大陣。

整座羅浮山,都被淡藍色的陣法光芒,所籠罩了起來。

羅浮山的各個地方,肉眼可見的傳出一陣陣震動,時不時就有碎石,從邊緣陡峭的石崖上滾落。

郭濤咬了咬牙,不知道天策大人現在的狀況如何。

如果可以的話,郭濤真的想要衝回山頂,和秦風一起禦敵。

可惜郭濤清楚自己的幾斤幾兩,心知肚明,如果自己一時用氣衝上去,絕對沒有好果子吃,甚至可能連半山腰都沒到,就被護山大陣給絞殺了。

郭濤倒吸一口冷氣,手指情不自禁地因為緊張而開始顫抖,卻也只能在心裡祈禱,天策大人安然無恙。

而與此同時,郭濤將視線收回,回到了林允兒的身上。

無論如何,現在郭濤能做的,也就只有守護好天策大人的女人了。

雖然現在的郭濤,只能守在林允兒身邊,一切都還需要公孫羽幫忙。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公孫羽掌握著隱世宗門的秘法,知道如何將突破失敗的武者,從走火入魔甚至爆體而亡的邊緣線上拉回來,但郭濤並不懂得要如何做,只能默默在一旁守著,盡量不讓人打擾到公孫羽。

然而就在這時,林允兒的睫毛輕輕眨了眨,似乎有了蘇醒的跡象。

……

此刻,羅浮山的山頂。

秦風扛著一股巨大的壓力,幾乎要筋骨寸斷。

護山大陣針對秦風一人而來,整個羅浮山上下所有人,都加入了陣法的凝結。

護山大陣的強度,可想而知。

秦風整個人此刻承受著莫大的壓力,即便是宗師九重天的實力,依舊讓秦風覺得此時此刻,痛不欲生。

彷彿有不止千斤重的鎖鏈,將自己牢牢束縛。

要知道,之前對戰郝連城的時候,郝連城為他帶上縛龍索,也沒有讓秦風感受到這麼大的壓力過。

那一次,秦風不過是行動被有所束縛。

可現在的秦風,可以說是寸步難行,就連呼吸,都已經成為了一件奢侈的事情。

一股莫大的壓力,壓得秦風感覺自己每一根骨骼,都馬上要斷裂。

此刻,秦風終於感受到,之前林允兒在四皇子的婚宴現場上,被老王爺威逼的感覺。

徹徹底底,從頭到尾的碾壓。

雖然這碾壓並不是來自於武者,而是來自於護山大陣。

但是聚集了上千武者之力的護山大陣,說到底,威力要更加可怕一些。

很快,秦風再次一口鮮血猛然噴出,徹底的失去了抵抗能力。

轟隆一聲。

秦風整個身子向前倒去,再也沒有任何的抵抗能力!

幾乎是每一個毛孔,都滲出了秦風的鮮血。

汗如雨下,血水摻著汗水,很快就浸透了秦風的衣衫。

此刻,秦風就像是剛從血池裡撈出來的一般。

他牙關緊咬,手指緊緊摳著地面,努力和這股壓力抗衡。

堅持下去。

只要堅持下去,就可以把自己的母親,從暗無天日的山底里解救出來……

這大概是唯一一個,可以支撐著秦風還活下去的信念了。

Writ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