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twdianshiju

而現在。

他已經在閃耀了。 譚晚晚下樓就看到她媽十分殷勤的招呼唐幸。

又是讓他吃蛋糕,又是讓他吃水果,唐幸嘴巴塞得脹鼓鼓的,活脫脫的像個白白嫩嫩的倉鼠,而且是最帥的小倉鼠。

「晚晚來了。」

唐幸趕緊起身,拚命吞咽嘴裡的食物,她要是再不下來,他都擔心自己能胖兩斤。

「你吃。」

他攤開手,竟然是譚晚晚愛吃的幾款小零嘴。

他一個沒碰,全都藏著,就等著給她。

譚晚晚的心情總算好點。

「你資料都帶了?」

「嗯。」

「那你去我房間,我吃個早飯,估計你也不用吃了。」

「好。」

「我帶你過去,她房間肯定亂的跟豬窩一樣,我順便收拾收拾。」

譚母跟著上去,譚晚晚為人比較幹練,喜歡比較顯眼張揚的顏色,可沒想到屋內的裝扮確實可愛甜美風格的。

書桌上放著一排排相片,有全家福,有自己的個人照片,還有和唐柒柒的。

他看著有些羨慕,什麼時候他的照片也能出現在這兒。

譚母又里裡外外收拾了一下,確定不會讓唐幸看到邋遢的一面,才肯放心離開。

譚晚晚嘴裡叼著吐司回來了。

門剛一關上,她轉身就差點撞上唐幸。

呼吸都慢了半拍,腦子卡殼了一樣。

實在是太近了。

他才多大,發育可觀,個頭竄的比她高半個頭不止,一米七往上跑。

以後還有好幾年冒個子的時候,到十八歲還能往上蹦一點呢。

下一秒,唐幸一口咬住她的麵包。

「我還有點餓,我先吃了。」

說完,他咬著麵包坐在椅子上開始打開書包,拿出課本,那架勢是真的要複習。

譚晚晚臉頰滾燙,她覺得自己要瘋了,剛剛竟然以為他要親上來。

自己怎麼能有這麼邪惡的念頭,能對一個沒長大的孩子動了不該有邪念。

她哪裡知道,上輩子也差不多這個時候心術不正了。

但礙於唐柒柒的面子,她絕不准許自己禽獸。

「你怎麼了?臉那麼紅?」

他故作迷茫,單純詢問,一副撩人不自知的樣子。

譚晚晚甩了甩腦袋,將裡面亂七八糟的思想全都倒了出來。

「上課上課,我還搞不定高中的知識。」

譚晚晚真的充當人師,給唐幸指導數學題,哪怕那些知識點唐幸都吃透了。

可誰能拒絕未來老婆給自己開小灶呢。

譚晚晚是真學霸,不然現在還有點尷尬,她發現唐幸一點就會,還能舉一反三,甚至還能反手輸出一波新的解題思路。

譚晚晚最後都被說的一愣一愣的。

她狐疑的看著唐幸,這貨真的是來補習的?

唐幸眨巴著乾淨澄澈的眼睛,很真誠的看著她:「好厲害,這道題困擾了我很久,現在會了!」

「晚晚真棒!我還跟姐要了補習費,看來能夠省下來了,以後給你買好吃的。」

譚晚晚被誇了幾句,有些飄飄然。

一定是錯覺,才會覺得唐幸很厲害,明明最厲害的是自己。

被唐幸這樣崇拜的看著,譚晚晚感覺自己踩著雲端,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這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

。「以高峰的心思,能這麼快就找到問題所在,也不錯,就順勢賣個人情把這個事情處理了,也省得留下後患。」

唐文定低頭喝茶,慢悠悠地說道,「等這件事情處理后,你就回去吧,我已經和家裏通過電話了,歐洲那邊有個項目需要管理人,你就去負責那個項目吧。」

「大哥!」唐文遠抬起頭,一臉的不甘。

這是要,放逐他了。

唐氏在歐洲的項目,普遍都在清寒的地方,這一去不知道多少年,到時候想要再重新把手頭的資源整治出來,可就難了!

「這……

《重回90年之我是世界首富》第550章新的安排 思漢飛失算的地方,在於誤以為迷宮入口亦在左雁翼殿內,所以蒙軍兵分兩路,全力猛攻入內。

現在八大高手衝出,立時把猛攻入內的蒙軍反迫出來,成為混戰的局面。

八人反守為攻,力量集中,蒙軍方面的高手一時間被隔在外圍,急切下難以插手,此消彼長,八大高手形成一條怒龍,衝破重重圍困,迅速越過長廊的中段,殺奔往正殿的偏門入口處。

賀奇一馬當先,左手持鐵棍尾部,右手持鐵棍中部靠後的位置,方便左右開弓。他每走一步,就大喝一聲,長棍必然擊出。

賀奇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大力氣,但手中這千斤鐵棒揮出時,猶如奧林匹斯山的宙斯在揮舞掌中的閃電。

一棍擊出,必然有七八人應手而飛。

他鐵棍上甚至沒有附著任何內息,僅僅是靠著最基本的肉身力量,轟飛的士兵卻早已骨骼盡裂,重傷垂死。

這當真是挨著就死,碰著就亡。

漢思飛在遠處看著這一幕,駭然變色。對左右說道:「此人真有霸王之勇,若是宋人以此人為將,我們蒙古人只怕要死傷慘重了。」

「彼之英雄,我之仇眥,顏列射,與我射殺此人。」

顏列射喏了一聲,猛然跳到一處高處,張弓搭箭,卻是引弓而不射。高手射箭,對付另外一個高手,絕非濫射,而是要將精氣神凝聚在一箭之上。

射則必中。

片刻后,顏列射大喝道:「中!」

箭矢如電一般是射出,在空中留下一串的幻影。顏列射只覺一陣空虛,只怕很久都不能射出這樣完美的一箭了。

眼看箭矢就要擊中賀奇的脖頸,卻又一根長矛似天外飛仙般探來,將箭矢輕輕一撥,格擋在一旁。

赫然是直立行。

漢思飛臉色鐵青,伸手從背後拔出一根鐵矛,冷然道:「終歸是要本王親自出手。」說著,他對身旁一個黑衣老者說道:「畢老師,還請你出手相助。」他便隱入了眾多蒙古軍士之中,消失不見。

碧空晴在直力行的左方,每出一拐,必暴喝一聲以寒敵之膽,他的動作簡單過快,爽脆有效,以剛制剛,敵人的刀劍碰上他的雙拐,立被震飛,擋者披靡,被他擊中的敵人都是全身骨骼碎裂倒飛而斃。

如果有人從旁邊觀察,必然會發現碧空晴和賀奇的戰鬥方式如出一轍,只是賀奇更加霸道。碧空晴每一拐僅僅能轟出兩三人,可賀奇每一棒基礎,必然有七八人喪命。被他砸飛的士兵撞到後面的士兵,仍可讓後方的士兵同樣筋骨斷折,殺傷力比碧空晴高出數倍。

碧空晴在驚濤駭浪的攻擊里,仍然不忘留意傳鷹,這年輕人展開手上長刀,氣象森然,迅如雷擊,寒芒閃動下,必有敵人中刀慘死,凄厲之極。

而在碧空晴和傳鷹身後,分別是使劍的韓公度和使鐵棍的田過客。兩人同樣是下手不留情,殺傷不少。

不過到了兩人這裡,大都是些漏網之魚,兩人還可以保留足夠的真氣應變。由於賀奇推進的速度過快,這導致蒙古士兵居然追擊不上,八人戰陣之中,最輕鬆的變成了殿後的凌渡虛。

除了幾根箭矢來騷擾他之外,居然變得無所事事起來。這讓凌渡虛原本以為的一場苦戰變成了郊遊一般。他自然不知道,若不是賀奇到來,他就要被思漢飛偷襲,五臟盡碎受創極重。

這時一聲長號傳來,長長的羊角聲內,以不同的長短節奏來傳達訊息,蒙古兵受到指示,頓從混亂的局面里,重整軍陣,由起先的各自為戰,變成有規律有組織的雄師。

他們開始向八人組成的隊伍發動一波又一波的攻勢,矛刀劍戟箭,水銀瀉地般強攻入八大高手的陣內,轉眼間除了賀奇,其他七人或多或少都帶了點傷,雖無一嚴重,但因沒有時間運功療傷,失血的情形,會因時間的延長而產生致敗的因素。

至於賀奇,讓人大跌眼鏡。

無論是砍來的刀劍或是射來的箭矢,統統不加躲避,擊中他的身體后,除了傷害到衣物之外,連一道白印都留不下。

他手中鐵棒揮舞的越發凌厲,轟鳴的棍嘯在長廊上回蕩。由於他披堅執銳,即便是在蒙古兵滔天巨浪式的進攻下,眾高手也是速度極快,大步向主殿雁翔推進。

刀劍棍拐,縱橫馳騁,刀劍刺劈間,生起一股股強烈的真氣狂台,若如無形的利器,鋒芒到處,敵人紛紛倒下,餘下一長廊的屍體,蒙人天性兇悍,殺得性起,踏著同伴的屍體攻來,戰情激烈,鮮血濺得地下柱上一片片的鮮紅,令人怵目驚心。

思漢飛有些著急,按照賀奇等人的進展,只怕不等他安排好絕妙的偷襲,就已經進入偏殿,完成預定戰略目標了。

他猛然咬牙,驟然出手!

賀奇隨手一棒,砸飛了十來個武藝高強的蒙古兵將,正好露出空門。此時,一股強大的殺氣,隨者洶湧而至的氣流沖奔而來,當中另有一點尖銳的寒氣,破空疾至。

饒是賀奇也是絕頂強者,同樣是頭皮發麻,這是旭烈兀在歐洲橫行四野,所向披靡,屠城百座,殺人百萬淬鍊而來的絕強殺氣。

等閑武林人士被此殺氣所攝,一身武功十成里用不出七成來。但此時賀奇卻早已殺瘋了,心中早已是無憂無懼,唯有手中鐵棒。

時間不容許任何遲疑,或是偏頭觀看,他從那點寒氣的位置和攻擊角度,判斷出敵手利器的來勢速度,

他猛然回招,鐵棒橫掃而出,砸向思漢飛,這一棒到處,如颱風過境,居然將旁邊的士兵吹得東倒西歪起來。

思漢飛卻是大喜,看著鐵棒來勢,必然是他手中長矛首先洞穿賀奇的心臟。至於賀奇身上的硬功,防得住那些士兵,又怎麼防得住他思漢飛,這是百戰百勝獲得的絕對信心。

可就在此時,又是一根鐵矛擊來,一吞一吐間,似怪蟒吐信,不等思漢飛有所動作,雙矛已交鋒。

又是直立行再立奇功。

就在此時,一個黑衣老人不知從何處鑽出來,一拳砸在直立行的長矛上。即便是直立行號稱矛宗,可這老人卻也不是等閑之輩,正是畢夜驚, 一句我在,讓慕雪周身的冷氣漸漸散去,她對上他擔憂的眼神,而後安撫地反握住他的手,輕聲道:「我沒事。」

「院長,那你們這裡,還有其他的照片嗎?」冷言問。

院長想了想道:「我們這裡是一張都沒有了,或許可以去問問老院長,老院長喜歡收集老照片,或許她那裡還存有一些也說不定。」

「老院長現在在哪裡?」

「就住在孤兒院裡面的舊生活區里。」

「謝謝院長。」

「不客氣。」

冷言和慕雪告別了院長,直奔舊生活區,他們來到了老院長的家裡。

老院長頭髮全白了,她年紀太大了,說話都很慢,走路更慢,孤兒院的舊生活區沒有電梯,老院長身子弱,爬樓梯很吃力,她很少出門。

「你們是……」老院長看到冷言和慕雪,疑惑地開口。

慕雪扶著老院長在椅子上坐下:「老院長,我是慕雪,是安康的女兒,您還記得安康嗎?」

提到安康,老院長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她笑的時候,臉上的皺紋,堆起很多褶子:「我當然知道安康了,那是個好孩子,很好的孩子,很聰明,很能幹,也很善良,他是個天使……」

聽著老院長對安康的誇讚,慕雪心下動容,她握著老院長的手,輕聲問:「老院長,你手上有我父親小時候的照片嗎?我想看一看。」

「你等一下,我去找一找。」老院長顫顫巍巍地站起來,緩步進了卧室。

不多時,她拿了一個牛皮紙信封出來,信封很老舊,但是很乾凈,可見老院長保存得很好。

老院長把裡面的照片倒出來,老舊的黑白照片,撒了一桌面。

「孩子,我老了,眼睛不好使了,你們幫我找找看,我記得有一張照片,是你父親剛來的時候拍的,那一天,他穿著一套很好看的衣服,只是他找不到家了,看起來很傷心,為了紀念他的到來,我們拍了一張合照,還給他拍了一張單人照。」院長笑著回憶往事,「那是我見過的最好看的孩子,我看到的第一眼就喜歡了,只是那孩子,著實可憐,好不容易過上了好日子,卻是英年早逝……」

老院長回憶起安康,是既惋惜又心痛,笑著笑著,就流出了眼淚。

慕雪拿了張紙巾,仔細地給她擦了眼淚,而這時,冷言已經從那些照片里,找到了慕雪要的照片。

那是一張黑白照片,照片上的人兒,拍得也不是特別清晰,好在還能辨認人的長相,在那個年代,能拍成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慕雪拿過那張照片,看著照片上那個小小的人兒,有片刻的恍惚。

那是她的父親,是她無數次午夜夢回,都不敢去回想的父親,因為每一次想起,都是滿心的自責和痛苦,那是她這一生,最難以承受的傷痛。回到他們之前開會的地方,姬正軒盯着蘇日安,看的蘇日安渾身不自在。

「你不用這麼看着我。」蘇日安無奈的攤了攤手說道。

「我也不想啊,但是當你知道自己修鍊的功法很厲害,但是卻一直無法發揮出來,甚至連三成的威力都無法發揮的時候,你也會和我一樣。」姬正軒嘆了口氣。

這種事情在任何一個修鍊者身上都會着急,更別提像姜宇弘和姬正軒這樣的人了。

「如果說,你這樣的情況以後很有可能一直持續下去,你會怎麼辦?……

《圖騰甲》第212章出世 不過一般人也根本承受不了他所遭遇的東西,煉魂獄那個地方可不好待啊。」煉獄妖龍不禁搖搖頭。

「恩?你去過?」薛維好奇的問道。

煉獄妖龍咳嗽了一聲。

「咳咳,本王有幸去過煉魂獄的周邊地帶,單單是周邊地帶那也根本不是人能承受的了的,那個地方實在是太恐怖了。」煉獄妖龍不禁發抖。

Writ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