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2022 年 4 月 9 日

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實在是太令人震驚了。 那些生活在人類之中的妖精似有感應的在某一瞬間,全都走到陽台上,又或是駐足在人行道上抬頭看著天。

2022 年 4 月 9 日

過了片刻,一輛馬車緩緩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

「來了!」 出乎青年預料之外的是,對方居然沒有帶侍衛! 雖說沁王對這位女兒不是很寵愛,但是好歹也是一位郡主出行,怎麼會不派任何人來護衛?!

2022 年 4 月 8 日

「不知道未來還會有什麼風險」

「我想要緊緊抓住他的手」 「媽媽告訴我希望還會有」 「看到太陽出來」 「媽媽笑了」 「天亮了」 似乎是為了再次呼應張明宇一般,原本暗淡的天色瞬間泛出了一抹亮光。

2022 年 4 月 7 日

「啊?」

「你只看到別人光鮮亮麗的一幕,都沒看到背地裡受苦的樣子,都太片面了。」 尼古意有所指。

2022 年 4 月 7 日

然,哪怕墨三沒有理會一旁護士的高原反應,繼續開車,但也沒用,後面的摩托車靈巧的轉眼就呼嘯而至。

其中一輛越過喻色的頭車,一個漂亮的轉彎,便將摩托車囂張的橫在了車前。 墨三臉黑,他明明已經提速了,明明是要把車開到最快。

2022 年 4 月 7 日

【看起來很像,只不過,為什麼他會那麼大,還那麼強壯,這肌肉,是認真的嗎?跟個豆腐塊一樣】

【就是這傢伙,居然殺了一個利劍成員?】 【我想,它應該是受靈氣復甦影響,變異的動物吧?】 【很有可能!】

2022 年 4 月 6 日

「你個喪門星,都是你剋死了崢兒,你現在居然還有臉來見我?來人吶,把這個喪門星給我趕出去,不得讓她再踏足雲家半步!」

雲清闌面色鐵青,直接換來近衛,卻是一刻都不想見到林艷宛。 雖然雲崢的死並不關林艷宛什麼事,可一看到對方,他就會想起雲崢,而一想到雲崢的慘死,他就不住地心痛。

2022 年 4 月 6 日

迄今為止,如楚雲飛說的那樣,真的沒有人能登頂成功,否則,烈士的遺體也不會一直高掛在雪山之巔。

蹬蹬。 眾人拚命地跟著陳凌後面奔跑,結果,駭然地發現,他們與陳凌的距離越來越遠。 尤其是楚雲飛,心底非常震撼,這小子的速度太快,已經達到世界級別運動員的速度。

2022 年 4 月 5 日

楚帝目光落在為首之人身上,臉上泛起一抹詫異之色,眼前來人竟不是過往的強敵。

這些人隸屬於邪神殿。 楚帝腦海中思緒萬千,想了許久發現,楚國和邪神殿並沒有絲毫的交集。 他們為何會降臨靈城?

2022 年 4 月 4 日

據史書說,李太后兄弟姐妹七人,李業最幼,故而上邊的六位哥哥姐姐從小就特別溺愛他,把他慣成了標準的熊孩子。好事兒一件不做,壞事兒一件不落,滿肚子餿主意、歪點子,滿嘴都是下流粗鄙、三俗的污言穢語,因此甚得劉承祐歡心,與聶文進、郭允明、后贊等十分投緣。

顯然,這很有可能是後周、北宋政治集團對後漢劉承祐一朝的污衊和誹謗。 「舅族」抵制劉承祐和「群小」的政變,是因為他們對時局保持了較為清醒的認識。雖然從武將集團手中奪權是長期的必然趨勢,但切不可操之過急,主要原因就是領兵在外的郭威。